我对韩栋是真的!!

【衍生】致斯内普(贺兰·夏雨篇)

Professor Severus Snape:

    见字如晤。

    虽说已经毕业,我仍然喜欢这么叫您,就当做对我为数不多的一点纵容吧。

    我所在的城市又下雨了,没完没了的阴雨天气让我怀念伦敦。也许是那点子难以启齿的思乡在作祟,我竟连这里的雨都不太瞧得上,和同行的伙伴争论了一下午的伦敦雨与江南雨究竟哪处更有情调。

    也许您也觉得我必输呢。

    于此不得不提一下,您真的应该来跟我一起看看这些神秘的东方国度——春天的时候我还在日本,那里...

【潘赫】花吐症调查报告

    *七夕快乐(又是没有对象的一年),我又来搞花了,我保证是最后一次。ooc预警。

    【1】

    赫敏从喉咙里咳出花瓣的那一刻就知道大事不妙。

    她死死盯着手指上的柔嫩花瓣,惊疑不定,胃里腾起的灼痛感还没有消失,每分每秒都在提示自己这个洁白甚至有些美丽的事物是从她身体里通过胃、肠道、喉管,滑过舌、齿、唇,吐出来的。

    她那颗魔法与科学并存的脑袋甚至花了一秒钟的时间来思考,这玩意儿是她早上吃掉的那块草莓蛋糕吗?还是...

【衍生】咬痕 30

    开学迎来的第一件大事——对贺兰·格林格拉斯来说,无疑是斯内普教授的生日。她对此并非毫无准备,握紧手中的玻璃珠,她想,她现在唯一需要忧虑的,就是好好想想该采用什么手段将对方约出来?

    放弃在脑内计划的第数套说辞和生硬烂俗的桥段,灰发斯莱特林最终选择了最冒险的办法。她在黑魔法防御课结束后给一只纸鹤的翅膀上写下她名字的缩写——H·G,并且掺了点魔法——没错,德拉科用过的把戏,贺兰显然没有这个行家那么轻车熟路,她的纸鹤飞的歪歪扭扭,连滚带爬。梅林知道我们的格林格拉斯小姐多么心惊胆战地注视着它避过与自己相...

【衍生】咬痕 29

    服下麻瓜的止痛药品,少女意兴阑珊地用勺子缓慢搅拌着散发热气的汤水,汤匙和瓷碗细微摩擦而发出规律的响动。怎么看都是一副不成样子的困顿模样。诱人的蘑菇浓汤的香气伴随她的动作飘到对面,一丝一毫地缠绕上被切割成入口大小的肉块,融化在舌尖和口腔,黑发巫师甚至开始觉得这些精致的食物都变得味同嚼蜡。

    他不得不放下餐具,朝贺兰·格林格拉斯瞪过去,无声责备。

    她究竟是否明白,我们的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完全没有必要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将这样两份本该待在某个餐厅里由厨师...

【衍生】咬痕·贺兰番外

    给贺兰·格林格拉斯分院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许分院帽至今还能想起它当初是如何将这个小姑娘的心性一点点展开来掰碎了剖析。

    她坐在小板凳上,棕色的马丁靴并拢贴着地面,看起来很乖巧。霍格沃茨的长桌边上坐满了好奇心旺盛的小巫师,窃窃私语和交头接耳,连向来不怎么关注分院的斯莱特林们也开始打探起灰发小姑娘的身世来。

    得到的答案无外乎是“纯血家族的独生女”以及“听说她的继母是个麻瓜”,于是这群血统洁癖的孩子们看向她时或多或少都露出了些嫌弃与鄙夷的神色。

  ...

【衍生】咬痕 28

    天光微明,贺兰·格林格拉斯从床上跳下来,浑身发颤。院长的无梦水实在太奏效了,将近三个月的好眠竟让她忘记,床被对她来说,与噩梦的余韵没有区别。

    她换衣洗漱,摸着衣领扣好最后一颗扣子,开始翻出酒精、医用棉纱和胶带,对着镜子重新处理额头上的伤口。

    “下手真狠。”她暗骂道。

    贺兰盯着镜子里黑发黑眼、面容苍白的自己,从桌上捡起一把细金丝框眼镜戴上,轻薄的镜片下闪过一丝厌恶。她揉了揉脸颊,对着镜子挑起半边眉毛,“我也讨厌这张脸。”

 ...

【置顶】

做个置顶吧,免得大家不熟悉本人的惯性。

嗯,这儿晚星,是正在缘更的一废物点心。

颜狗,只要颜值过得去,没有我不敢嗑的冷cp,喜好在北极圈撒欢儿。

这个世界上没有比爬墙头更让我快乐的事,如果有,那就是在并排的墙头上奔跑!

【补充:暑期学习,还是别指望我更新了qwq】

【衍生】咬痕 27

    夜色极深,天空澄澈宛如浅溪。贺兰·格林格拉斯蜷缩在单薄的毯子里,觉得伦敦英国乃至世界都从未如此宁静过。害怕惊扰了这神圣的和谐,她用手指极力地按紧口鼻和胸口,不敢让它呼吸,不敢让它跳动。她揣着恐惧,从窗户缝儿窥见,只有一把碎星还在泠泠闪烁。

    蓦然,她远远听到有人在飞快低语着什么,脚步迅疾而匆错,正一步一步朝自己逼近。那皮鞋踩在地板上的响动,就像她的心跳声,在死掉的房子里愈发清晰起来。

    她把自己缩成更小一团。脑海里闪过破碎的温柔声音:

   ...

【衍生】咬痕 26

    “我们究竟谁比谁疯狂?”贵族坐在浴池的边缘,努力让自己显得镇静。她的灰发由水染成深色,一双细腿浸在冰冷刺骨的池水当中。裙摆铺成黑色的硕大花瓣,从腰际垂落下来几排丝线坠着天鹅柔软的羽毛,与水纹一起浮动。黑魔法防御学教授曾见过她在那个栗发少年的手臂下轻巧地旋转,发饰上媚蓝色的璎珞相互撞击,发出细碎悦耳的声音。那时裙子上的鹅毛像蝴蝶一样扇动双翼飞舞起来。

    “你必须为你的行为付出一些代价。我会罚你禁闭。”他伸手绕到少女的背后,轻轻一抽,那只发饰就落进了掌心。他威胁说,“直到学期结束,你都别想再出来。”

  ...

【衍生】咬痕 25

    晚会的时间临近,到处可以看见小精灵忙碌的身影。他们提早一周为礼堂两侧放置好两人高的圣诞树,上面缀满鲜艳饱满的奇异果实、写着祝福的卡片、彩色丝带和闪耀银光的星星。有容貌精致的妖精伸展薄翼自教授的杖尖飞出,玲珑剔透,白雾作成。它们坐到彩带上、枝端上、鸢尾花舒展开来的湖蓝色花瓣上,和着优雅的提琴乐律齐声缓唱。妖精的歌声轻盈而空灵,传到很远,它经过幽灵和画像,乘着风和白雪的清新气息,一直送至城堡最高的那座塔楼。

    大厅墙壁上挂满不同绣纹的挂毯和手工编制而成的圣诞花冠,一圈一圈繁复缠绕的细藤条的罅隙当中,被插进冬青、小金豆、圆叶...

1 / 4

© 晚星沉睡后° | Powered by LOFTER